欢迎您访问意昂2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123456789
  • 产品
  • 文章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音响

中东战地手记|加沙苦难何日是尽头?

来源:意昂2  更新时间:2024-07-24 01:54:53


 加沙4月7日电 中东战地手记|加沙苦难何日是中东战地尽头?

萨娜·卡迈勒

4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至此已延宕半年,手记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加沙尽苦难似乎仍看不到尽头。

在加沙地带南部与埃及交界的苦难拉法,一堵数米高的何日隔离墙下,每天都有巴勒斯坦孩子在玩耍,中东战地天真的手记笑声让人短暂忘却战火带来的苦痛。距隔离墙不远的加沙尽空地上,流离失所的苦难巴勒斯坦人搭建了上千顶帐篷,这里是何日他们所能逃到的最远的避难地。

图片

3月30日,中东战地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等待领取食物。手记发(里泽克·阿卜杜勒贾瓦德摄)

拉法面积仅55平方公里,加沙尽如今却容纳了整个加沙地带200多万人口的苦难一半以上,其中许多人是何日从加沙地带北部和中部逃难而来。自去年10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军在加沙地带由北向南发动地面攻势,而以色列内阁日前已经批准以军在拉法的行动计划,战火随时可能烧进拉法。

“我们还能逃到哪里?难道要去大海里生活吗?”我同当地人交谈时,有人愤怒地质问道。

在冲突持续的半年中,已有3.3万多名巴勒斯坦人失去了生命。对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来说,轰炸、无家可归、甚至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已经成为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现实。没有一处地方是安全的,这种恐惧萦绕在人们心头。

图片

4月1日,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人们悼念死去的亲属。发(哈立德·奥马尔摄)

希法医院是加沙地带最大的医院,此前曾被以色列军队围攻两周。回忆起被围困在医院里的日子,62岁的巴勒斯坦妇女哈拉比瞬间被悲伤淹没。她含着泪水说:“以色列军队已经把医院变成了地狱,到处都能闻到死亡的味道。他们在我们眼前杀害了几十个年轻人。”

不仅是医院,学校也难以幸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3月27日发布的报告指出,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猛烈轰炸“直接击中”212所学校。而且在3.3万多名丧生的巴勒斯坦人中,儿童逾1.3万。

图片

2023年12月28日,一名学生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一所学校的临时教室中写下“我来自巴勒斯坦”的字样。发(里泽克·阿卜杜勒贾瓦德摄)

除了因轰炸造成的“突然死亡”外,因饥荒而导致的“慢性死亡”也不断逼近。联合国警告说,加沙地带目前至少四分之一人口濒临饥荒。

在拉法难民营,逃难而来的阿布·胡萨姆忧伤地说,他曾经过着体面的生活,但现在却要面对饥饿。

在拉法菜市场,每天都有许多来碰运气寻找食物的人,但他们都无奈地空手而归。持续的战火让多数当地人失去可靠的收入来源,加上资源短缺推动物价飞涨,填饱肚子对不少人来说已是奢望。

图片

这是2月21日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拍摄的加沙地带和埃及边境地区的临时营地。发(里泽克·阿卜杜勒贾瓦德摄)

随着联合国安理会3月25日首次通过明确要求立即在加沙地带实施停火的决议,当地人再次燃起和平的希望。然而接踵而来的却是坏消息。在安理会通过要求停火的决议后仅数小时,正在美国访问的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就发表声明说,在所有被扣押在加沙地带的以方人员获释前,以方不会停止军事行动。次日,加兰特在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时再次声称,只有以色列实现“绝对胜利”,冲突才会结束。

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高级官员乌萨马·哈姆丹4月4日发表声明说,尽管哈马斯方面为实现停火作出了积极让步,但以色列方面立场仍然顽固,谈判正在陷入停滞。

对于无法逃离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来说,他们期盼和平太久了,也经历了太多的失望,但他们必须保持对活下去和迎接和平到来的信念。

“我来自巴勒斯坦,加沙是我的家……”在拉法难民营里一处用帐篷搭建的临时教室内,每天都会传出巴勒斯坦小孩子们的读书声。(翻译整理:柳伟建)

 


相关文章